孙绮

月上柳梢头:

【单图更新,共35P】

  #xxxHOLiC・笼# 

  壹原侑子:斑子  四月一日君寻:管理员

  PHOTO THX 无责   协力HTX 艾丽,天真

  著以长相思,缘以结不解。百年如一盼君归。

  看笼和笼徒梦的时候又是千言万语说不出,唯有血一口QWQ各种心疼君寻哎哎,那个人已经再也回不来了,即使心知肚明也继续等下去,百目鬼和小羽也用行动默默守护在他手边,真是个傻孩子……好怀念最开始吵吵架架的君寻啊。虽然当了店主的他堪称魅力四射,但每每在他忍不住和百目鬼拌嘴几句的时候,才会有种“啊,果然还是原来的四月一”的实感。

  然后这种珍贵的时光在百目鬼老去以后也渐渐没有了。时光太匆匆,漫画里看到连百目鬼的孙子都有了的时候,被锤子击中的心情真是……太难用语言形容。

  徒梦徒梦,终究是徒然梦一场。幸运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缘并未切断,而且会继续持续下去。没准未来真的会有奇迹出现的那天。在漫长的流动的时间里,静止的店主终究会盼来那个心系的人。


来说点开心的~holic是14年的收宫套,当天小雨真是非常好地促进了氛围!完美延续了一贯作死的风格,前一晚赶大蝴蝶翅膀和斑斑俩人赶得快用幻肢在涂颜色了【。侑子消失的那一幕和无责,斑斑讨论许久,最后用的办法是让斑斑踩在板凳上,然后用白布依靠灯架支撑住,最后把它们丢丢丢挂在横梁上(。。。。)

  那么问题来了,一个头发超超超长还是黑发,(因为踩在板凳上)衣服垂下来超超超长还是白衣的女孩子,在刮风下雨的傍晚飘啊飘的用白布挂在横梁上,那个视觉震撼真是帅呆了……幸好过路没什么人呢,就算有也想对他们说声对不起了!!!手贱如我敏捷地用手机开了个闪光灯拍了张这样的斑斑…………看完噗通一声秒删。红眼效果太可怕了。对不起我不该手贱。

  下一次想继续去诠释徒梦的部分~越虐越勇我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抖M……

天馬行空☆:

名瀨博臣/將奈

名瀬美月/Shiang


photo thx 魅子

光陰繚繞的瞬間:

嗯……我家猜猜为什么每次一拍照就摆出一副高冷总裁脸……明明老子一开始的设定是乖萌软妹好吗(╯-_-)╯╧╧ 

油子蜀黍:

华胥引-柸中雪


我不知道谁需要我,这世间似乎没有谁真的需要我。如果生前的记忆里有谁曾真正需要我,那也是好的。

阿斐……好好活着

卿酒酒CN:油油

phx:简

后勤:LING





空蝉の恋:

【2013.11】秦时明月 端木蓉

CN空蝉

摄影:小马哥

化妆&后期:自理

Ayasei-Cosplay:

Date: 9 Nov 2013


Erwin - Ayasei / Levi - Yue
Photo by Zue / Thanks to 丁丁

 

仍是意外叢生的團兵COS, 時間很不夠用www

不過仍然一起努力準備以及努力拍好片子...!然後我也努力出片回饋基友們付出的體力!

 

當天有不少爆點, 但讓我有精神時再補日記XDDD

「周叶」掌纹06

扇下眠森:

镜中映出周泽楷表情不太自然的脸,他抿了抿唇,垂下眼安静洗手,在台阶上站了会儿才回到叶修旁边坐下。桌上搁着蒜蓉西兰花和呛炒青笋,叶修没客气,已经率先提着筷子开动了,周泽楷看了眼面前那碗已经添好饭了的小瓷碗,也默默端起来开始吃。


叶修吃了一会儿觉得不太对劲,他问周泽楷:“小周不喜欢吃西兰花?挑食这毛病可不好哈。”


周泽楷当然不是挑食,他记得黄少天讲的叶修喜欢吃蒜蓉西兰花,所以不好意思抢而已。于是他闻言就抬眼看了下叶修,意味不明地摇了摇头,再意味不明地“嗯”了一声。


叶修很莫名,他继续规劝:“挑食真的不好,你们轮回的孙翔不就是个活生生的惨案,沐橙跟我说他不喜欢吃青菜,这可是小学生中的普遍现象,于公于私,都该引起重视啊。”


周泽楷顺着他的话想了下,孙翔喜欢啃鸡腿,饭碗里一般确实缺少绿色。但周泽楷是谁,一码归一码他向来都分得很清,他坚定地再摇了摇头,像是为了增强说服力似的伸手再去夹了一筷子青笋,反过来还规劝叶修:“你吃,就行。”


叶修以为是说服力度不够:“那我这么说吧,喻文州不喜欢吃泡椒凤爪,你明白事态的严重性了没有?”


这人调侃别人的时候多理所当然,不管真假合理不合理,说什么都像真的。周泽楷不知道怎么接,但不接叶修还会继续说,他只能捧场:“呵呵。”


呵呵,区区两字果然还是欠些火候。叶修不满:“年轻人不听劝可不行,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西兰花怎么你了?我挺喜欢吃的,你为什么不吃啊?”


周泽楷没明白这话题有什么好拿来反复折腾的,但他觉得看叶修这样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很有意思。他得到的信息是:第一,叶修确实是喜欢吃西兰花;第二,他可以不用不好意思。


“没怎么……”周泽楷说,“我吃。”


叶修还挺欣慰似的:“这才对嘛。”


 


饭局前半段话题都没什么营养,不过谈话对象是周泽楷,有话题就已经很营养了,不该奢求的地方还是要朴素。吃着吃着周泽楷中途还接了个电话,“嗯啊哦”了一阵,最后还老老实实边点头边连着答了五六个“好”,这才挂了机。叶修多精的人,看这架势便明白该是在和家里通电话,本来他还想顺着找个话题继续逼周泽楷蹦几个字儿,这下也没打算多问了,干脆利落收,只管舒坦吃他的饭。


顿时气氛又安静下来,叶修也没特地找话说,沉默半晌,倒是周泽楷先吭声,毫无征兆地来了句:“前辈,出国前……”


叶修抬头等他把下半句“……”出来。


“……回H市?”


叶修没懂,结合语境联系上下文也没懂,他深层次地思考了半秒,决定不耻下问:“出国前,我为什么要回H市?”


“家里拜托……带东西。”周泽楷摇头说,“咨询。”


叶修大概懂了四分之三:“出国前是有一天半的自由安排时间,你家里叫你带什么?”


“香榧……”周泽楷说,“还有莼菜。”


叶修全懂了:“哦,那确实应该。那你可真有的跑,不过我对H市也熟不上哪去,回头帮你问问。”


得到答复周泽楷挺开心地点头。


“说起来,夏休期被拿来这样折腾也是头一回吧,赛期也不远,来不及琢磨那么多就要上,连带个特产都得急急忙忙,今年总感觉特别紧凑啊。”叶修想了下,“要劳逸结合才对,我得回去再录个表。”
他说着就看了眼周泽楷,打商量似的:“不过磨练技术不能松,休息时间小周就来我房里,一起抢点BOSS?那可是身心上的巨大满足,非常放松心情。”


周泽楷:“……”


“不然你来找我开小灶陪练也挺不错的。”叶修机智地换了个说法,“我还能给你打个折,抢的那点BOSS算你学费。”


周泽楷连“……”都欠奉。


叶修看周泽楷又不吱声儿了,也没在意,非常自然地再次捡起话头,再次被衬托成黄少天。


叶修无比遗憾地:“不过我说,这还真是便宜你的,我都开口了你还不争取下,多没劲啊。”


周泽楷有点惊讶:“不是……开玩笑?”


叶修比他惊讶:“我像是在开玩笑?这事儿怎么能开玩笑呢,我没开玩笑。”


周泽楷定定地看了叶修一会儿,踌躇片刻,扬手落筷,十分帅气地给他夹了几朵西兰花。


叶修:“这是干啥?”


周泽楷:“争取你。”


叶修绷起面皮复述上文:“多没劲啊。”


周泽楷思考片刻:“交学费。”


叶修一喜:“这又是干啥?”


周泽楷:“带劲儿。”


“不许告诉别人。”叶修很满意,他压低声音嘱咐周泽楷,开个小灶说得和要去偷情似的,“尤其黄少天,绝不能让他知道。”


周泽楷答得很快:“嗯。”


扯到了游戏,下一步就该扯职业联赛,关于荣耀叶修永远不嫌话多,并且在这方面周泽楷也不会嫌他话多,此情此景,很适合再扯点来下饭。


“我感觉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叶修自我检讨,检讨完了大胆开口,“学费再加一条,帮我整理总结点资料。”


周泽楷老实问:“国际赛?”


“是啊。”叶修点头,语气很得意,“心动吧。”


虽然只是邀请赛性质,但没人会轻视,毕竟他这个领队走的可不是经理路线,资料堆成山,想想都是蓝猫淘气三千虐,轮回枪王的水平叶修很满意,非常适合抓来当作苦力用,完善思路用,这样那样用。周泽楷当然不会拒绝,他确实心动,跟叶修一起研究对手,完全不亏,还赚。


心动的周泽楷诚恳表态:“好,帮你。”


“国际赛的水还是深了些,不得不说我们的了解还是非常有限。”叶修举着汤碗迅速进入状态,谈起关于荣耀的话题他自然是满怀热忱,永远不嫌烦,“那些视频看了吧?回去再看几场你就明白了。比起国内的职业联赛,欧洲地区的超级联赛规则更加简洁直白,看似简单粗暴,但却更有精雕细琢的空间。首发六人团队赛无替补,机会和破绽一起被放大了,但同时也藏得更深,挖掘起来更需要技巧。”


周泽楷很认同,他顺着叶修的话进入思考:“战术风格,国别差距很大……很难。”


叶修点头:“可不是,这些外国佬,或许操作不如我们尖端,战术不如我们精妙,打法不如我们灵活,但十六个国家所囊括的游戏风格却远比我们种类丰富。”


“理解,也不同。”对荣耀的。


“小周真上道儿。”叶修夸赞,“具体我们回去慢慢分析,目前的问题是,做惯了对手做不来朋友,首先我们需要建立起深厚的感情,理智磨合。”


“下午……讲座,”周泽楷努力措词,“战术专长,有优势,可以普及。”


“好说好说,什么战术大师魔术师,都该供出来进行深刻教育,聆听我的教诲。”叶修理所当然地把自己排除在外,“各有所长,看来我还得写个计划表谋划谋划。”


想要更了解,想要去感受,想要不用停,想要更深刻。
这种放在南北极点都冻结不了的热切,是周泽楷与叶修的共鸣。
叶修絮絮叨叨地说,周泽楷就安静且专注地听,该说话的时候也会主动吭声。繁华喧闹的B市,横穿纵错的街道,充满烟火气的饭馆,两个热爱荣耀的普通人,谈论着专属于他们的万丈未来——这句话倒不一定非要用来形容周泽楷和叶修,他俩也不过只是万千爱着荣耀的人的缩影而已。
“这个舞台太大了……”叶修难免有点感慨,“我这个领队当的真是挺好的。”
这不是自夸,这是对幸运的感叹——一个深爱荣耀的人,有幸观赏荣耀顶层壮丽风景的幸运。周泽楷听得懂,他略微一愣,唇边不禁弯起含蓄却粲然的弧,“嗯,叶领队。”


 


这顿饭能把革命友情吃升华,嘴上意犹未尽但碗底已经空了,话说到这儿饭也该吃完。周泽楷看一眼手机屏保,两点过,不早不晚,刚刚好。


周泽楷再次把口罩戴好,两个人付了账站起身,转头往来路走。出了空调区热浪又是一滚一滚往身上涌,叶修站在马路牙子上,抬头眯眼望了下万里无云的天,不禁就要惆怅,心里安慰自己两句不就是在临街么,希望就在前方。他这不惆怅还好,一惆怅,更大的惆怅就来了。


“嗯——?!嗯??叶修???”


叶修有点惊讶地看着这个刚从他面前经过又一脸震惊过度退回来仔细观察他脸的人,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哦,他的饭后运动也许即将开始。




TBC.


短了点,别打我,可怜可怜我吧


开学真的太忙了,我已经跪了,更新进度会慢,我一定抽空就攒字,攒合适就发(吐魂


每次看到乐子太太送的小红心我就能爆炸,炸完了截图,截图之后还要存在专属文件夹里,接下来去楼下三十圈(疯狂青蛙GIF

一直都在(瑟莱第1P,身体变小心理没变)

Lko:

距离魔戒被末日火山的沿江吞噬销毁已经过去了数年,索伦的阴影彻底消失在了中土世界,现在霍比特人依旧快乐的生活在夏尔,精灵们也在密林深处继续渡过他们漫长的一生。


  人类则是在人皇阿拉贡的带领下生活也十分幸福。充足的阳光,丰富的食物,没有战争的侵扰,对于他们来说这就十分满足了。而最近更让他们开心的是,人皇阿拉贡和他的妻子暮星公主亚文前不久生下了一位小王子。得知这一消息的金雳与莱戈拉斯决定去看看阿拉贡这位好友。


 


 


离米那斯提力斯还有一段距离的森林之中,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两个身影穿梭其中,矮个的嘴里不断的嘟囔着什么,个子高的则是不断的前进然后停下来看看跟在后面的人。没错这两个人就是莱戈拉斯和金雳。


  “嘿,我说莱戈拉斯,我们停下来休息下吧,你要知道我们矮人并不擅长长跑,我们更擅长短跑,我们有强大的爆发力,能够砰的一下像火箭一样冲出去。”金雳跟在莱戈拉斯的后面气喘吁吁地说。


  “今天我们已经休息两次了,金雳。”莱戈拉斯停下来转头看着金雳。


  被莱戈拉斯这么一说金雳确实有些不好意思,乖乖的闭上了嘴,跟在莱戈拉斯后面继续赶路。


  “等下莱戈拉斯,你来看看这是什么?”金雳忽然看到了一株奇怪的植物,明明很大很茂盛却只结了一颗果实,果实的皮是橘色的,就像是太阳一般的橘色,而且似乎还发着微弱的光。


  被叫到的莱戈拉斯看到金雳停了下来盯着一棵树仔细的打量,便向金雳就走了过去,然后他看到了眼前的树。枝叶很繁茂,叶子是带着弧度的菱形,外边有小刺,上面挂着一颗橘色有点像是苹果的果实。


  “你说这会不会是什么新品种,莱戈拉斯。”金雳看着果实伸手将它摘了下来,“哦,这叶子真锋利。”金雳被划伤了手,手背上冒着小血珠。


  “不知道,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吃。”莱戈拉斯看着他手中的果实建议道,他总感觉这果实不太安全,太有诱惑力了。


  “好吧,或许你是对的,不过我要将它带去给阿拉贡看看,这真是神奇的果实。”然后金雳顺手将果实装进了口袋。


 


 


两人没有在这果实上花费太多的时间,就继续赶路了,半个月后的傍晚两人总算是到达了米那斯提力斯。


  “嘿,阿拉贡,好久不见。”金雳看到阿拉贡上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好久不见,金雳,还有莱戈拉斯,欢迎你们。”松开金雳的阿拉贡顺势也给莱戈拉斯来了一个拥抱。


  “好久不见。”莱戈拉斯拍了拍朋友的背,看到阿拉贡过的很不错的样子,他由衷地为他的朋友们感到开心。


  “阿拉贡,你的小王子呢,快让我们看看。”金雳很喜欢孩子,所以开口第一件事竟然不是喝酒而是要看小王子。


不多时亚文就带着小王子过来了,四五岁的小男孩和他的父亲阿拉贡很像,想必以后会和他的父亲一样的英勇。


 


 


  晚饭的时候金雳可是喝了不少酒,到最后是被人抬下去的。几个人毕竟许久不见,又都是豪爽之人,也就没有控制酒量。


  莱戈拉斯倒是还保持着一丝清醒,不至于像是金雳那样的失态,只是也有些迷糊。起身顺手从果盘里拿出一个苹果,咬了两口想要醒醒酒。如果他还清醒这,肯定不会咽下这一口“苹果”,因为这正是金雳摘下的那颗奇怪的果实,之前给阿拉贡看完之后就被随手放在了果盘,结果喝的迷糊的莱戈拉斯也没注意,只是觉得这苹果很甜,吃完就回客房睡了。


 


  第二天一早,莱戈拉斯迷迷糊糊的醒来,只觉得自己浑身酸痛,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掀开被子准备下床,却被自己眼前的小短腿吓到了。


  看着眼前的白嫩幼小的腿,莱戈拉斯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结果入眼的依旧是白白嫩嫩不过半米的腿,从床上翻起几步来到镜子面前,才发现自己整个变小了。


  “见鬼!”镜子的莱戈拉斯只有五六岁的样子,生气的声音也变得奶声奶气的。之前身上穿的睡衣到了大腿的位置,而睡裤早已不见踪影。莱戈拉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睡了一觉醒来就成了这样,莫名其妙的事实在是在让人气恼,他多么希望这只是是个恶作剧,然而它并不是。


  “莱戈拉斯你醒了没有?”金雳从醉酒中醒来,就来找莱戈拉斯,阿拉贡说今天要一起打猎。可是推开门就看到镜子前的小鬼头,“哪里跑来的小子,你是谁?莱戈拉斯哪去了?”说着还环顾了一下房间怀疑自己走错了。


  “我就是莱戈拉斯,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变小了,金雳。”莱戈拉斯很是无奈的说道。


  金雳走上前仔细打量了一番,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小家伙就是莱戈拉斯的缩小版,一样的蓝眼睛,一样的金头发,这种生气时傲慢的眼神也是一模一样。“莱戈拉斯总不会一夜就跑出来个儿子吧,好吧好吧你确实是莱戈拉斯没错。”虽然很奇怪是怎们回事,但事实就在眼前,于是他找来了阿拉贡,顺便让亚文带来了一套现在的莱戈拉斯可以穿的衣服。


 


 


  阿拉贡看到这样的莱戈拉斯也是十分的吃惊,几个人商量一番也没有什么结果,但是却确定了会发生这样的事的原因就在于那个奇怪的“苹果”,只是没人知道这该死的果实带来的副作用该怎么消除。


  “或许你们可以去找我的父亲,他或许可以找到解救的办法。”亚文提议道。


  而埃尔隆德领主是一名智者,同时也是一位医术高超的大夫。或许他真的可以找到解决的办法。亚文的提议就像是及时雨,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解决方式,于是阿拉贡,金雳决定带着莱戈拉斯赶往瑞文戴尔去找埃尔隆德治好莱戈拉斯。


  只是莱戈拉斯变小了,自己骑马肯定是不行了,无奈只好坐在了人皇阿拉贡的胸前被带着前往了瑞文戴尔。


“莱戈拉斯,不要一直乱动,”按住胸前的小精灵,初为人父的人皇显得很头疼,“你简直比我儿子还麻烦。”“你以为我想吗!你咯的我背疼!” “嘿伙计们,你们已经远远落后于伟大的矮人了!”


 


 


  无论什么时候来都觉得瑞文戴尔都如同仙境一般的美丽。


  “阿拉贡,这是谁的孩子?”埃尔隆德看着眼前十分像莱戈拉斯的孩子,好奇的问道。


  当知道这个孩子就是莱戈拉斯的时候埃尔隆德有种意料之中的感觉,但也还是十分惊讶,毕竟就算他活了这么久这件事也是第一次遇见。


  “养父大人,您有没有什么办法帮帮他?”人皇看见好友这样子虽然觉得很可爱,但是也替好友担心如果永远变不回来那可就糟糕了。毕竟密林的王子可不能永远是个孩子。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阿拉贡,我需要去查一查资料,这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埃尔隆德暂时离开了他们,去翻阅能够帮助莱戈拉斯的古籍,不过其他的精灵倒是十分的开心,毕竟精灵是长寿的一族,族里幼儿并不常见。变小的莱戈拉斯受到了无比热烈的欢迎,尽管他一次又一次的解释他已经成年了,而且还是密林最强的战士,现在只是不得以才会变成这样。


  可是精灵们才不会理会他的话,毕竟眼前小小的软软的孩子是真的。于是莱戈拉斯每天都会被捏捏脸,摸摸头,遇到特别喜欢孩子的精灵,甚至还会被亲吻脸颊,以至于后来他都不敢出门了,这样的事情是在是太难为情了,而且金雳与阿拉贡还在一旁看笑话。


“莱戈拉斯这样多可爱啊,你说是吧金雳?”阿拉贡看着气的脸红红的像颗小苹果似的小精灵,笑呵呵的调戏着。


“是啊哈哈哈,比以前讨人喜欢多了!我说莱戈拉斯你就别变回去了,现在这样多好,你看你现在每天都被漂亮的大姐姐抱来抱去,开心吧万年小处男精。”


“我才不是万年处男精!”莱戈拉斯涨红了脸恨恨地说“金雳你等着,等我恢复了第一个打死你!”


  对小莱格拉斯的调戏一直持续到埃尔隆德查阅完资料回来,埃尔隆德告诉他们莱戈拉斯误食的是一种濒临灭绝的植物的果实,也就是他的种子,只有回到至亲身边才有恢复的可能。


  听到这里的莱戈拉斯沉默了,这些话意味着他要回到幽暗密林,回到他的父亲瑟兰迪尔身边。


  “莱戈拉斯,你必须回去,不然你就要永远保持这个样子。”埃尔隆德王猜到了莱戈拉斯沉默的原因。


  “谢谢您埃尔隆德叔叔,我…会回去的。”尽管不愿意,但是莱戈拉斯明白这次他必须要回去,他不愿意也不能永远保持着这幅样子。


  “你的父亲很爱你,莱戈拉斯,就像你的母亲一样,你要试着去发现他对你爱。”埃尔隆德言尽于此,剩下的事只能靠他们父子俩人自己解决。


  就算埃尔隆德这么说,莱戈拉斯心里还是有些不情愿,不过也由不得他不情愿,第二天他就被阿拉贡与金雳送往幽暗密林,他父亲瑟兰迪尔的身边。


 


 


见到自己的父亲莱戈拉斯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


  “阿拉贡,你最好可以和我解释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看到儿子变成了小时候的样子,瑟兰迪尔虽然觉得很可爱,但是更多的是气愤。


  “是这样的,”无论什么时候面对莱戈拉斯的父亲都是一件充满压力的事,阿拉贡咽了咽口水继续回答:“莱戈拉斯不小心误食了一种奇怪的植物的果实,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的养父埃尔隆德说着需要在您的身边才能恢复。”阿拉贡如实的说道。


  “竟然还有这样的果实,谢谢你们送莱戈拉斯回来,我会照顾他的。”瑟兰迪尔似乎是迫不及待地说完并赶走了来人,一把把莱戈拉斯抱了起来。而没料到父亲竟然会抱自己起来的莱戈拉斯被父亲的举动吓了一跳,是呆呆的被抱了进去。


  阿拉贡也没有多留,毕竟刚铎还需要他,亚文和儿子也需要他,自己要尽快赶回去,金雳则跟着他一起也离开了。


  而被自己父亲抱进屋内的莱戈拉斯直到被放倒床上才反应过来,紧张地说:“父亲,我,我已经长大了,只是变小了而已。”


  “我知道,不早了,睡吧,你也累了。”阿拉贡他们带着莱戈拉斯过来的时候就已入夜,此时确实不早了。瑟兰迪尔说完自己也躺在了床上。


  “父亲,我可以自己睡。”莱戈拉斯看到父亲竟然要和自己一起睡立即出声。


  “那个老秃子不是说要待在至亲的身边才能恢复,这样说不定会让你恢复的更快一些。好了,睡吧。”瑟兰迪尔这样回答,但其实他只是想要和莱戈拉斯亲近一些,他不知道有多久没有这样和莱戈拉斯接触了,在他小的时候他们还经常在一起睡觉的。


  莱戈拉斯的确想快点恢复,对于瑟兰迪斯这样的做法倒也默认了。有多久没有和父亲这样亲近过了呢?久到记不清……唉,现在这样突然的亲近倒是不习惯了。想着想着,莱戈拉斯也睡着了。


  瑟兰迪尔看莱戈拉斯睡了过去,抬手将儿子带进了怀里。好久没有这样抱着莱戈拉斯了,而这一晚两人睡的都格外的香甜。


  于是第二天一早莱戈拉斯醒来就看到自己睡在自己父亲的怀里,睁开眼就看到父亲俊美的脸庞,莱戈拉斯不知道为什么红了脸,立刻爬出了瑟兰迪尔的怀里,起床了。而瑟兰迪尔也因为莱戈拉斯的动作醒了过来。


  瑟兰迪尔睁开眼就看到儿子小小的背影仓皇地逃离了这里,不由得笑了笑,也起了身,差不多也到了该巡查的时候了。


 


 


收拾完毕的瑟兰迪尔在一棵树下找到了自己的儿子,这孩子可能还没有从早上的事回过神来,正面对着树而站,额头靠在粗糙的树皮上。


  看着眼前的情景瑟兰迪尔不禁想到以前这孩子也是这样,一害羞就会倚树上,直到自己来找他,瑟兰迪尔轻轻的走到莱戈拉斯的身边,牵起他的小手,“我的小莱戈拉斯。”


  “Ada。”莱戈拉斯下意识叫出来,等他发现的时候就看到自己父亲一脸吃惊的表情。


  不过瑟兰迪尔很快的反应了过来,将莱戈拉斯抱起,“我可以自己走,父亲。”


  “这样或许可以恢复的更快。”瑟兰迪尔没有听话没有将莱戈拉斯放下,而是抱着他去巡逻了。


  一路上精灵们都很好奇王怀里抱着的小家伙是谁,毕竟昨天莱戈拉斯他们回来的时候很晚了,很多精灵并不知道此事。


  而瑟兰迪尔自己也没有解释的意思,就由着精灵们随意猜测。大部分的精灵都觉得这是王又生了一个儿子,而莱戈拉斯听到这些精灵们的讨论觉得害羞又不好意思反驳。


  走着走着瑟兰迪尔突然盯着一个方向不动了,莱戈拉斯顺着瑟兰迪尔的目光看去,是一对母子,小精灵编了一个花环带到了母亲的头上。以精灵们的听力自然是能够听到那孩子在说什么,只是听到之后莱戈拉斯的耳朵不由得红了起来。


  瑟兰迪尔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由得想到了以前莱戈拉斯还小的时候的事情。


  “Ada,Ada,你快看!”小小的身影从外面跑了进来,手里捧着什么东西。


  “怎么了我的小莱戈拉斯,你发现了什么?”瑟兰迪尔蹲下身将跑进来的孩子抱进怀里。


  “Ada你把手伸出来。”小莱格拉斯的声音充满了雀跃。


  瑟兰迪尔看着儿子眼里闪烁的光芒将手伸了出来了,然后小人儿快速的将手里的东西带到了瑟兰迪尔的手上。


  “这样Ada就是我的了,等我长大了要和Ada结婚!。”小莱格拉斯十分开心,对于那时候的他来说,长大后能和Ada在一起就是最幸福的事了。


  看着眼前用花朵编制的戒指,瑟兰迪尔有些出神。


  “Ada你不喜欢么?”看着瑟兰迪尔不出声,莱戈拉斯以为Ada不喜欢,眼睛里已经有了雾气,声音也带上了哭腔。“Ada不喜欢小叶子了吗。“


  “不,Ada很喜欢,谢谢。”说着亲吻了一下小莱戈拉斯的脸。


  被亲吻的小莱戈拉斯瞬间扬起了笑脸,然后整个密林深处的精灵都知道我们的小莱格拉斯长大了要娶自己的Ada。


  “王。”在一旁的侍卫唤回了瑟兰迪尔的意识,转头看了看还在害羞的莱戈拉斯,瑟兰迪尔不由得笑了笑,只是莱戈拉斯顾着害羞没有发现瑟兰迪尔脸上的笑意。


比起娶Ada,你更适合嫁给Ada,我的小叶子。


 


 


  带着莱戈拉斯巡视一圈之后所有的精灵族都知道国王又有了一个儿子,只是这些都只是他们猜测而已。


  自从莱戈拉斯变小回来,瑟兰迪尔就没怎么让莱戈拉斯离开自己的身边,理由总是这样说不定你会快点恢复,而莱戈拉斯也是为了能够快点恢复才一直待在瑟兰迪尔的身边,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莱戈拉斯感觉自己好像长大了一点,就更愿意待在瑟兰迪尔的身边了,当然也只是感觉而已,事实上变小的莱戈拉斯没有一点儿的长高。


  今天莱戈拉斯一个人在花园待着,因为有人来拜访瑟兰迪尔,所以他没有待在他的身边而是在离瑟兰迪尔最近的花园里待着。


  “小王子殿下。”一位看着有些年老的精灵坐在了莱戈拉斯的身边。


  “穆哈纳婶婶。”眼前的这个年老的精灵莱戈拉斯认识,自己以前小的时候经常受到她的照顾。


  “很高兴小王子居然认得我我。”穆哈纳笑着说,“小王子,您爱您的父亲么?”


  莱戈拉斯沉默不言,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以前的小莱戈拉斯王子最喜欢的就是粘着国王陛下,但是后来他长大了,就离开了他的父亲,国王陛下很伤心。”


  听着穆哈纳的话,莱戈拉斯内心有些动摇,他从没想过原来父亲会为此感到难过,他以为父亲是一位冷漠的国王,他以为父亲并没有他原以为的那么爱他……


  “国王陛下真的很爱莱戈拉斯王子,小时候莱戈拉斯王子送给他的东西都被他收藏了起来,只是随着王子的长大,国王陛下越来越不知道怎么表达他的爱,所以莱戈拉斯王子走的时候国王陛下很自责。”穆哈纳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很悲伤,她能够明白国王陛下,因为国王陛下也是她看着长大的。


  听到自己送的所有东西父亲都收藏了起来莱戈拉斯受到了震撼,这件事他从来都不知道,他只知道有间屋子父亲从来不让别人进去。


 


 


莱戈拉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都没有发现穆哈纳离开,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自顾自地走到了父亲那件谁都不让进的房间里。


  轻轻推开门,屋内很干净,桌案上罗列摆放着许多东西,比他想象中的多:自己小时候为Ada编织的戒指,自己学习箭术时换下来的弓箭,自己抓来昆虫的标本,自己弄坏的花瓶,自己丢掉的玩具,甚至还有自己捏的泥球……


  莱戈拉斯看到这些的时候眼睛有些湿润,他已经长大了,他能够明白这些意味着什么。看完这些莱戈拉斯的内心赶到十分复杂,他不知该如何形容现在的心情,只是慢慢退出屋子。


瑟兰迪尔送走拜访的人找到莱戈拉斯的时候就看到莱戈拉斯又倚在树上。上前抱起莱戈拉斯,他能够感受到莱戈拉斯心里的不安。


  “怎么了,我的小叶子。”瑟兰迪尔下意识的像小时候那样哄莱戈拉斯,等他反应过来的怀里的孩子已经是个大人的时候,瑟兰迪尔有些许窘迫。


  “Ada,对不起。”这是莱戈拉斯心里的话,他好像一直都误会了父亲。


  听到道歉的瑟兰迪尔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很快又恢复过来,只是抱着莱戈拉斯的手又紧了紧。


 


 


父子二人如今算是冰释前嫌,只是莱戈拉斯依旧每天不好意思的在Ada的怀里醒来,而瑟兰迪尔则是很开心每天看着小莱戈拉斯害羞跑出去的身影。


  “嘭,哐,咚。”隔壁的房间突然传来接连碰撞的声音。


  瑟兰迪尔知道莱戈拉斯在隔壁看书,听到声音立刻起身,一进去只见莱戈拉斯坐在一堆书中,许多的书散落在地上,旁边还有一个倒了的凳子,瑟兰迪尔走上前去,小心地查看莱戈拉斯有没有受伤,发现只是额头红了一块,就放下心来。


  莱戈拉斯现在的样子让他想起了以前这小子自己一个人跑出去挑战蜘蛛,虽然打败了蜘蛛却受了不小的伤,瑟兰迪尔很生气的将莱戈拉斯关了禁闭,可是之后这小子出来将近七天没有跟他说话,让他很难过。


  后来才知道,莱戈拉斯因为有人叫他哭包,说他是只会找国王陛下是胆小鬼,为了证明自己很勇敢才去挑战蜘蛛,知道真相的瑟兰迪尔主动跟莱戈拉斯道了歉,莱戈拉斯抱着瑟兰迪斯大哭了一场,小莱戈拉斯不想因为自己让Ada被他人诟病。


  之后瑟兰迪斯亲手教莱戈拉斯箭术,没多久莱戈拉斯的箭术在精灵族就已经数一数二了,而且再也没有人说他是哭包。可是再后来儿子就离开了自己,想到这里瑟兰迪尔又有些难过。


  “Ada?”莱戈拉斯将陷入回忆的瑟兰迪尔喊了回来。


  还没有完全回过神的瑟兰迪尔,看着儿子额头上的红痕下意识的吻了一下,而莱戈拉斯则是瞬间红了脸,一把推开自己的Ada跑了出去,被推坐在地的瑟兰迪尔这才反应过来如今的莱戈拉斯已经长大了,不由得大声笑了起来。


  而跑出去的莱戈拉斯听到瑟兰迪尔难得的笑声更害羞了,就因为这样瑟兰迪尔之后几天都没怎么见到莱戈拉斯。


  好几天没有看到自己儿子的瑟兰迪尔有点不开心,坐在大殿的椅子上在想怎么才能抓住那个小子,然后就听到有人禀报埃尔隆德来访。


  “埃尔隆德,好久不见。”瑟兰迪尔还在自己儿子不肯见自己的忧伤之中,声音也是懒懒的。


  “确实,不过你看起来不太好,莱戈拉斯给你带来什么麻烦了么?”埃尔隆德比较好奇莱戈拉斯到底有没有恢复。


  “那倒没有,你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不,精灵会议要开始了,我只是来通知你一声,顺便看看莱戈拉斯的情况,毕竟变小这件事我也是生平仅见。”埃尔隆德多少有些幸灾乐祸。


  “别拿我儿子取笑,秃子。”


  “你还是这么护崽,老瑟。”


  两人之间看起来有些剑拔弩张但是几秒之后两人就相视而笑起来,又商量了一下精灵大会的事埃尔隆德就告辞了,他还有别的事。


 


 


“知道莱戈拉斯现在去哪了么?”瑟兰迪尔问身边的侍卫。


  “据说这几天王子都在中心湖。”侍卫如实回答道。


  瑟兰迪尔听到之后起身前往中心湖,果然莱戈拉斯正坐在湖边钓鱼,可是不知道是不是上钩的鱼太大还是脚下没站稳,莱戈拉斯扑通一声掉进了湖里,而瑟兰迪尔一过来就看到这样的事。


  瑟兰迪尔疾步跑向中心湖没有犹豫就跳进了湖里,将有点呛到水的莱戈拉斯抱着浮上了水面,被抱上岸的莱戈拉斯狠狠地咳嗽了几声,吐出喝进去水。莱戈拉斯一直都不太擅长游泳。刚才瑟兰迪尔跳下湖的一瞬间他不由想到有Ada在真是太好了。


  “莱戈拉斯,莱戈拉斯,有没有事?”瑟兰迪尔很着急,尽管他此刻浑身湿透显得有些狼狈,然而对他而言莱戈拉斯的安全比这些都要重要。


  “Ada我没事,谢谢。”莱戈拉斯突然觉得父亲是个别扭的人,他想让Ada承认自己爱他。


  瑟兰迪尔一把将莱戈拉斯抱进怀里,两人就这么湿漉漉的回到了宫殿,瑟兰迪尔细心的给莱戈拉斯擦了头发,换了衣服,而莱戈拉斯难得的没有反抗,安静的接受摆弄,瑟兰迪尔这会估计是真的被他吓到了。


  这么一折腾就到了晚上,莱戈拉斯坏笑着给了瑟兰迪尔一个晚安吻,而瑟兰迪尔受宠若惊的看着已经躺好的莱戈拉斯,笑了笑躺在了他的身边并且将人拥进了自己怀里。


  第二天一早莱戈拉斯难得的没有害羞的跑出去,而瑟兰迪尔一睁眼就看到莱戈拉斯的大眼睛盯着自己,瑟兰迪尔下意识的像小时候一样的吻了莱戈拉斯的额头。然后莱戈拉斯的小脸就刷的一下子红了,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


 


 


接下来的日子里莱戈拉斯又像小时候一样黏在了瑟兰迪尔的身边。儿子这样的变化让瑟兰迪尔措手不及,让他不禁怀疑那果实是不是连神志都影响了,而知道自己被这样怀疑的莱戈拉斯不由黑了脸。


  他记得小时候只要自己问Ada是不是最爱自己Ada都会回答说他永远最爱小叶子,只是现在他实在是问不出口,只能借黏在Ada身边找机会。他现在总算是明白埃尔隆德的话了,Ada确实很爱自己,但是他还是贪心地想再听一次。


  于是已经成年但是却又变小的莱戈拉斯现在最希望的事就是听到Ada承认对自己的爱。


  莱戈拉斯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经常爬的树,他小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在上面想心事。这次也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而此时的瑟兰迪尔正在找他的小叶子,他找遍了花园,庭院,中心湖,可是都没有找到,瑟兰迪尔开始着急了,不由得大声的喊了一声莱戈拉斯,这一声吓到了莱戈拉斯,在树上的身影一晃就摔了下来。


  好在瑟兰迪尔站的地方不远立即发现了树上的莱戈拉斯,快步接住掉落下树的小精灵。被抱在怀里的莱戈拉斯下意识的咬了一口瑟兰迪尔的耳朵,这是他小时候经常干的一件事,只要他觉得是Ada的错就会咬Ada的耳朵。


  只是他没想到这个习惯还保留着,反应过来之后立刻松了嘴,而瑟兰迪尔此时正轻轻的安抚着莱戈拉斯的背。


  “Ada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作为一个成年精灵莱戈拉斯觉得有些羞愧。


  “没事了,没事了。”


  瑟兰迪尔不由想到以前的一件事,那时候的莱戈拉斯还只有五岁,活泼好动是这个年纪孩子应有的,小小的莱戈拉斯很喜欢自己的王冠,想要拿来玩,自己没有给他,小莱格拉斯就十分生气地跑掉了。


  然后自己并没有去追。等到了傍晚莱戈拉斯还没有回来的时候才开始慌了,带着侍卫找遍了所有莱戈拉斯可以去的地方,就是找不到,然后自己开始在密林里喊莱戈拉斯的名字,总算是听到了小小的回音。


  可是当瑟兰迪尔找到莱戈拉斯的时候眼前的景象把他吓坏了,莱戈拉斯挂在一棵树枝上,摇摇欲坠,下面围着很多蜘蛛,莱戈拉斯在树上哭着叫着Ada,瑟兰迪尔当时就红了眼,抽剑冲了上去,独自解决了所有的蜘蛛。


  而这时支撑着莱戈拉斯的那根树枝突然折断了,差一点瑟兰迪尔就没有接到他,这件事让瑟兰迪尔耿耿于怀了好久,如今想起来真不是什么太好的回忆。


  “Ada我没事,你接住我了不是么。”莱戈拉斯知道Ada在害怕什么,轻轻的抱着瑟兰迪尔的头,在他的耳边低语道。


第二次发生这样的事之后莱戈拉斯再也不爬树了,当然如今他确实也没有什么爬树的必要。


 


 


最近的几天莱戈拉斯与瑟兰迪尔一直在收拾书柜,之前被莱戈拉斯弄乱了两个人都忘记了整理,如今再次进到书房才想起来。


  于是两人就干脆将所有的书都整理一边,翻着翻着瑟兰迪尔突然看到了一样有趣的东西,薄薄的小册子,上面用稚嫩的笔法写着“莱戈拉斯的精灵史”。


  瑟兰迪尔第一次看到这个东西,翻开了第一页,同样稚嫩的笔法写着:


  “今天是莱戈拉斯记录精灵史的第一天,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Ada依旧漂亮就像是瓶子里装着的花朵一样,而我也依旧很听话的跟在Ada身边。”


瑟兰迪尔觉得自己仿佛能看到小家伙骄傲的昂着头的样子。


  “中午的时候因为挑食被da说了,心里很难过。那个东西真的一点都不好吃,为什么Ada非得要我吃呢,小莱戈拉斯不明白。”


因为挑食长不高啊,望着眼前“矮小”的儿子,瑟兰迪尔心里想着,即使是成年后的身高也远远及不上他的父亲。


  ……


  接下来的内容也都是如此记录着莱戈拉斯平常的生活,瑟兰迪尔看的出神,莱戈拉斯也终于发现了自己的Ada在看什么,不由得羞红了脸,抓着瑟兰迪尔的衣服就从身后爬了上去,捂住了瑟兰迪尔的眼睛。


  “不准看。”莱戈拉斯害羞地说。


  瑟兰迪尔只是笑笑没有说话,莱戈拉斯这才发现瑟兰迪尔已经看完了全部,羞愤的莱戈拉斯又一口咬住了瑟兰迪尔的耳朵。


  “我的小莱戈拉斯写得很好。”瑟兰迪尔将书放下,伸手将莱戈拉斯抱进了怀了,亲了一口莱戈拉斯羞红的脸颊。


  好好的安慰了一番莱戈拉斯,瑟兰迪尔将这本充满童趣的小小日记作为自己的珍藏之一收了起来。


而莱戈拉斯被安慰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不小了,难道说就是因为身体变小了所以心智也变小了?哦,不,这真是太可怕了,莱戈拉斯甩甩头将脑中这样的想法甩掉,迈着小短腿去找自己的Ada了。


 


 


莱戈拉斯努力了这么久可还是没有让瑟兰迪尔说出想听的那句话,感到十分沮丧,所以今天他没有陪着瑟兰迪尔去巡城而是在花园里思考,该怎么让Ada承认这个问题。


  “小莱戈拉斯王子,你在烦恼些什么?”莱戈拉斯在这里这么久,大家也就知道了眼前的小精灵只是变小了的莱戈拉斯王子,而不是他们国王又生了一个王子。穆哈纳问道。


  “穆哈纳婶婶,您说……Ada真的很爱我么?”虽然感觉到瑟兰迪尔在乎自己,但就是不敢肯定。


  “毋庸置疑,莱戈拉斯王子,你的心已经感受到了不是么。”穆哈纳笑着说。


  他的心已经感受到了么,莱戈拉斯不由问自己,确实自从他变小的这段期间,Ada把他照顾的非常好,但是他不敢肯定的是如果自己恢复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会不会又回到从前。


  “不用担心,孩子,你的心已经给了你答案。”穆哈纳摸摸莱戈拉斯的头。


  莱戈拉斯抬头就看到穆哈纳温暖的笑容,然后穆哈纳用视线告诉他向前看,顺着目光莱戈拉斯看到了巡视完就立刻赶回来的瑟兰迪尔。


  莱戈拉斯突然感觉到了自己的心砰砰跳动了两下,很强烈,大概就是告诉自己即使自己变回去Ada也是爱着自己的。


  于是莱戈拉斯从椅子上一蹦而下,冲着瑟兰迪尔跑去,却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莱戈拉斯的晕倒吓坏前来的瑟兰迪尔,他立刻冲上前将人抱起,而跟在他身后而来的竟然是埃尔隆德,原来埃尔隆德处理完事务之后回来了,只是因为好奇莱戈拉斯什么时候能够变回来过来看看情况。


  瑟兰迪尔将莱戈拉斯抱着放到床上,听从埃尔隆德的建议将他身上束缚的衣服全部褪下。好在莱戈拉斯虽然昏迷,但是脸上并没有什么痛苦的神情就好像是睡着了一般。


  莱戈拉斯醒来以后就看到瑟兰迪尔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看到自己醒来问道,“怎么样?有没有什么难受的地方?”


  “没有,Ada放心吧,我很好。”莱戈拉斯说道。


  “恭喜你恢复了。”旁边的埃尔隆德出声莱戈拉斯这才发现了屋子里还有另外一个人的存在。


  而多亏了埃尔隆德的提醒莱戈拉斯才发现自己确实已经恢复了原来的身体。


  “莱戈拉斯,你刚恢复还是多休息几天,不要出去的好。”瑟兰迪尔很难过,他担心儿子一醒来就要离开。


  “……”莱戈拉斯不说话没同意也没有反对。


  “莱戈拉斯,你的母亲很爱你,超过了生命,我想她一定不会愿意你刚恢复就立即出去的。”瑟兰迪尔这样的理由已经用过了一次,他不知道这样说对不对,他其实更希望莱戈拉斯留下来。


  “那么ADA您呢,您爱我么?”莱戈拉斯总算是问出了自己一直想要的问的。


  “莱戈拉斯,”瑟兰迪尔没想到莱戈拉斯会这么问自己,一时间竟然呆住了。


  莱戈拉斯看着瑟兰迪尔吃惊的表情,眼中的光芒越来越暗。就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瑟兰迪尔终于出声了。


  “我当然爱你,我的莱戈拉斯。”瑟兰迪尔抱住了莱戈拉斯,“其实我希望你留下来,但是我……”


  “Ada,我会留下来的,陪着您。”莱戈拉斯现在才明白走远的一直都是自己,而瑟兰迪尔则是一直都在。


  瑟兰迪尔就像是老鹰一样,他不得不让雏鹰飞翔,不得不让雏鹰离开,即使他心中是那么的不舍。如今雏鹰已经能够自己飞翔了,那么也就该回来了。


  莱戈拉斯就如同自己所说的一样留在着幽暗密林,和瑟兰迪尔一起管理着幽暗密林。


  王子留了下来,这件事让整个幽暗密林内的精灵们都很开心,于是精灵们又一次举行了聚会。瑟兰迪尔也在这场聚会中久违的喝醉了酒。看着眼前已经醉得不省人事的父亲,莱戈拉斯无奈的将人背起来送回了屋子里。


  瑟兰迪尔的嘴里还在嘟囔着什么,莱戈拉斯凑近才听清楚,瑟兰迪尔嘴里说的是:欢迎回来我最爱的莱戈拉斯。


  听到这个,莱戈拉斯看着眼前不省人事的精幸福地笑了,轻轻关上门。


晚安,我最爱的Ada这是莱戈拉斯留在瑟兰迪尔耳边的低语,瑟兰迪尔终于做了个好梦。